从篮球规则演变一瞥现代NBA的“受害者”:是必然也是无奈

哲学家曾说过:变化才是这世上唯一不变的事。回首过去,我们生活的变化,完美印证了这句话。

变化,永远是突然而残酷的。问问那些已经经历的人就知道了,转变的步伐永不会停止且无人等待。

在NBA,变化其实并没有那么快,不过确实一直在变。规则的不断演变–手部干扰防守(hand-checking)、进攻免责区(no-charge zone)、非法掩护(illegal defence)等等–但它们很少会从根本上改变这个篮球规则。球员和教练总是在适应,他们的打球规则和场上策略基本上或多或少是一样的。

同样的情况也曾出现在篮球五个位置上。几十年来,球队根据需要的正统原则寻找球员:五个在球场上有不同角色的个人位置。分别是控球卫,等人卫,小前锋,大前锋,和中锋,每个位置各司其职-他们的技能和运动能力是唯一的差异。

可是凡事都有例外。拥有最高运动能力和天赋的球员盖过了传统的理论基础:90年代的公牛队,迈阿密热火等等。瞬间的创新打破了常规:七秒钟或更短的太阳,达拉斯小牛(现改名独行侠)和勇士。或者说是那些之前平衡得很好的球队偏离了我们熟知的传统篮球:1993年菲尼克斯太阳,2002年的国王,2004年的活塞,以及2011年的达拉斯。这些球队热衷于现代化,但他们要么太反常,要么缺乏持续的成功,从而导致NBA的更新换代。

这一状况一直到2016-17赛季——当空间和节奏超级大变化的启示,使NBA现代化“一夜之间”实现时。在那一年,最后四支球队中的三支-波士顿(凯尔特人)、克利夫兰(骑士)和金州(勇士)-在三分球命中率中名列前四,同样也是三分球出手的前五名球队,而那一年,金州勇士拿下冠军。

勇士队的死亡五小阵容仿佛是对未来篮球的一种现场预感:三分投篮,超快节奏,位置流畅或许是未来NBA的前兆。

从那之后这几年,各队就都热衷于寻找有灵活身手的三分手、前锋和能拉出去投三分的大个子。技能或身体类型的球员一下子成为了香饽饽,于是很多逆天大合同纷纷出现。可是德玛雷·卡罗尔、乔纳森·西蒙斯、所罗门·希尔和杰夫·格林等等最终实践都被印证了选择的错误。

非常现实的赢球思路一下子就动摇了NBA球队几十年来所依赖的传统球员模式,只有那些拥有一套不可替代的技能或非凡体力的人才能留下来。而有很多没有跟上脚步的球员,几乎都远离了目前的NBA。

被认定为受害者的球员,是那些在职业生涯中的某个时刻打出过好的表现的球员。可惜这不是一场关于球员曾经有多优秀的夸耀,而是说他们在NBA中投入了多长时间,可最后却没能够得以坚持和灵活改变。

区分是因为“自身堕落”还是“时代受害者”是很困难的–人们可能会说,球员是因为自己的不自律、自己的没能继续坚持和改变;亦或者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机会或者工具来适应联盟悄然发生的变化。可是现在明显看来,这都是站不住脚的。

球员职业生涯是由连续多次赛季中每个赛季都打了超过50场比赛的次数来衡量的,由于球员的特殊情况或受伤而导致的比赛场次有限的赛季仍然包括在内。这也是去作为评判的标准,而在这个标准下,再去看哪些人没能挺住。

在上世纪90年代和00年代的常规思路里,球队至少都需要一个巨大的、强壮的大中锋来矗立在内线,以作为防守的堡垒、进攻的后防线。一般这个逻辑很简单:最简单的投篮是离篮筐最近的。从当初开拓者“抛弃”乔丹而选择身高218CM的大中锋就可以看出。

所以,那时候最大牌的球员,最有价值的球员,球队都会围绕他们的基础上来建队;那么其他人就失去了机会,从而一直在寻找。

但正如NBA大数据分析所揭示的那样,速度、投射和射程远近、出手高度、跑动范围和从后场推进都更快更远了,似乎这个“有悖于”传统的理念——不再需要内线一堆大个子了,可能一个现在就足够了,其他人作为挡拆或者飚三分就可以了;一个负责定点投篮、移动跑位、防守拦截就更好了。于是可以看到现在联盟几个影响巨大的内线留下了:戈贝尔、恩比德等。

当今联盟最优秀的球员每场比赛在低位要球(post-players)只有10次或更少了。而且在2015至16年间,这个数字也只有14次甚至更少。布鲁克·洛佩兹当年的每场比赛有起码要球11次,而本赛季他仅仅2.5次。

受害者:乔佛里·劳弗涅(NBA球龄4年)、亚历克西斯·阿金萨(6年)、欧米尔·阿西克(6季)、泰勒·泽勒(6年)、提摩菲·莫兹戈夫(7年)、格雷格·门罗(8年)、罗伊·希伯特(8年)、马里斯·斯佩兹(8年)。

生还者:尼古拉·武切维奇、布鲁克·洛佩斯、马克-加索尔、梅耶斯·伦纳德、阿隆·贝恩斯。

悬崖峭壁球员:安德烈·德拉蒙德、史蒂文·亚当斯、伊维察·祖巴茨、雅各布-珀尔特尔、科迪·泽勒、伊安·马辛米等等。

要知道投射型后卫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位置来讨论。他们经常是球队进攻的号角和尖兵。投射仅仅只是他们一个兵器库的进攻武器之一。像迈克尔·乔丹、克莱德·德雷克斯勒、科比·布莱恩特和德维恩·韦德就是这样的伟人——一人一球灭了对方球队,而且不是全靠三分、不是通过速度。

但是,他们通过自己的球商,随时进行跳投、背身、强突、三分等等眼花缭乱的方式,配合以完美的步法。这一类的球员现在仍然存在:吉米·巴特勒,多诺万·米切尔,德马尔·德罗赞等都是如此。但是现在得分型控球后卫产生了,对于老一套的仅仅投射的后卫来说,只能进攻没有多大的威胁,因此它们也即将灭绝。

受害者:乔纳森·西蒙斯(4年)、马库斯·索顿(7年)、阿隆佐·吉(7年)、伊曼·索佩特(8年)、兰斯·斯蒂芬森(9年)、罗德尼·斯塔基(9年)。

生还者:诺曼·鲍威尔、丹尼·格林、本·麦克莱默、韦恩·埃灵顿、奥斯汀·里弗斯、艾弗里·布拉德利、加勒特·坦普尔、赛斯·库里、考德威尔-波普。

悬崖峭壁球员:迪昂·维特斯、马利克·蒙克、埃文·特纳、帕特里克·麦考、罗德尼·胡德、伊托万-摩尔、亚历克-伯克斯等等。

传统的控球后卫曾经是NBA的四分卫。他们发起进攻并协助防守,控球后卫是球队的纽带,是“球的过客”,球在他们手中就是一件“艺术品”等着去背雕琢,当然不是他们职责的全部。

现代控球后卫“魔术师”、基德和史蒂夫·纳什的神出鬼没般表演–作为超级明星,提升了传统的控球后卫的地位。而在今天,有天赋的、有射程的、进攻型控球后卫已经成为常态,比如利拉德、库里、威少等。

受害者:诺里斯·科尔(5年)、乔丹-法玛尔(6年)、泰·劳森(7年)、布兰顿·詹宁斯(7年)、林书豪(7年)。

生还者:范弗利特、何塞·巴里亚、乔治-希尔、丹尼斯·施罗德、帕特里克·贝弗利、帕蒂·米尔斯。

悬崖峭壁球员:迈克尔-卡特-威廉姆斯、奎因-库克、科里·约瑟夫、布兰登·奈特、埃尔弗里德·佩顿、劳尔·内托、雷吉·杰克逊等等。

从这些球员的表现就可以到看到,其实在对于球员面临能不能在NBA继续生存下去的时候,就存在这样的矛盾,严格来说,他们不努力吗?训练不够吗?也不完全是。

而正是处于这种时代篮球“变革”的缝隙里,从小接触的篮球理念、形成的篮球习惯尽是传统篮球的那一套打法,所以现在篮球真正一夜之间发生变化的时候,就不得不跟联盟说再见了。

我们都曾见识过“林疯狂”,可是就像他自己在采访时说的,没有一支球队再愿意去询价他了。当然这其中也有伤病的一部分,可是放在这个变革的特定时期来看,就算没有伤病,今年有合同,明年还有吗?

霍华德那么多年的“四处流浪”,为什么现在还能成为争冠球队的“香饽饽”,还是有一套没有被这个变革所淘汰的东西在哪里。

所以真回头来看这些“受害者”或者那些处在悬崖边正危险的球员来说,这都是必然的。

之前就有人说像德罗赞这种只能投射两分的球员是“活不久”的,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虽然对于他那份顶级的合同来说或有不值,可是他能够把两分球偷到53.5%的命中率,而且转化率达到了1.3,也就是说他每一次出手,就能够有1.3分的收益,这是绝大多数球员做不到的。

所以说,“受害者”也有无奈的一面,即使像德罗赞、字母哥这种,只依靠投射或者没有多少投射的人,依旧能够在NBA风生水起,靠的就是把某一项能够做到顶。而他们(受害者)不能,所以也就被NBA所抛弃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